他们的《瓦尔登湖

[美国文坛巨匠,超验主义的鼻祖,梭罗的良师与益友。无论是在梭罗活着还是去世后,爱默生都高度评价其作品的意义,并哀惜美国人尚未意识到他们失去了一个伟大的灵魂]:“美国还没有知道——至少不知道它失去了多么伟大的一个国民。这似乎是一种罪恶,使他的工作还没有完全做完就离开,而没有人能替他完成;对于这样高尚的灵魂,又仿佛是一种侮辱。他的灵魂应该和最高贵的灵魂做伴的;他在短短的一生中学完了这世界上的一切才技……梭罗的独立生活,使所有其他人看起来好象奴隶一样……无论在什么地方,只要有学问,有道德,爱美的人,一定都是他的忠实读者。”E.B.怀特:年轻人的最佳手册[美国20世纪散文大家,经典童话《夏洛的网》的作者]

实际上,这本书就是这样一张请柬,给所有人的……许多人认为这本书是在说教,许多人认为它是企图重整社会而放下不读,有些人认为它是为热爱自然而进行的一番操练,有些人发现它是某个行为乖僻、爱出风头的人心血来潮时的一堆怪念头而已,颇为恼人。这些我都不能同意。在我看来,它似乎仍是迄今为止,由美国人所写的年轻人的最佳手册,因为它传达了关于一个人会失去贵重之物的严肃警告,它提出了关于应当轻装上路和进行新冒险的论据……如果我们的大学留意到这点,会向每个毕业时的学生发一本廉价袖珍本,跟毕业文凭一起发,或者不发文凭而发这本书。

……我记得我在读到它时的狂喜之情,多年以前,在一段踌躇绝望的日子里,是它让我恢复了健康。梭罗的《瓦尔登湖》在今天,仍是既切中时弊,又适逢其时。在我们这个不稳定的季节,当所有人都不知不觉寻找从完全失控的世界中避开的隐居地时,他在康科德林中的房屋就是个避风港。在我们以精致取巧和处处便利为先为特点的文化中,他那“简单,简单,简单!”的大声疾呼像火警警报一样经久不息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