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版《小时代》郭敬明看了都叫绝

作为肥皂剧深度爱好者,我自认为对大部分电视剧的容忍度还是挺高的,很少给差评。但对网飞的自制剧《艾米丽在巴黎》,我不得不问:这烂剧为啥还能被续订?!

还记得第一季官宣时,我曾怀着看新一代《绯闻女孩》和《欲望都市》的期待,在它上架的第一天就兴冲冲地点开,抱着瓜子、薯片,准备一口气看完。

但结果,第二集还没完,我就皱着眉头关了网页。尴尬的台词、土得掉渣的剧情、充斥着刻板印象的角色,以及带有网图滤镜的廉价质感……槽点太多,以至于我也不知道这部土味剧是在认真地拍,还是在高级黑。

但遭到全网“群嘲”的《艾米丽在巴黎》,仿佛却掌握了流量密码,一跃成为了网飞2020年最受欢迎的喜剧类电视剧,甚至斩获了艾美奖和金球奖最佳喜剧的提名。

虽然难以置信,但和我一起追剧的朋友就表示很喜欢这剧,甚至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。她觉得这剧足够“无脑”,闭上眼都能猜到剧情的走向甚至下一句台词,很适合下班后需要放松时看。

更何况,艾米丽(莉莉·柯林斯饰)和男主加百利(卢卡斯·布拉沃饰)的颜的确赏心悦目,作为下饭剧也没什么好挑的。

我最终也硬着头皮看完了。我无法具体描述那是一种怎样的观影感受,它寡淡得就如我在刷微博、看短视频一样,手指划一划,几个小时也就过去了。但要问我看了什么,我大概会一时语塞。

剧如其名,《艾米丽在巴黎》就是讲述美国人艾米丽因为工作临时搬去巴黎生活一年的故事,她在巴黎的工作内容就是要将美国人的想法融入到法国的营销公司。

不过直白地说,与其说这故事是“艾米丽在巴黎”,不如说是艾米丽在巴黎屡屡碰壁。

艾米丽,芝加哥人,是个典型的美国中产白人女孩。她自信大方,活泼开朗,言语中都洋溢着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。

作为营销主管,艾米丽对社媒运营了如指掌,乐于在网上分享巴黎生活的一切,也因此成为了一名粉丝量不小的“网红博主”。

在法国上司西尔维的眼里,艾米丽的积极语调像是在“尖叫”,没学法语就跑来巴黎工作是对他们的不敬,还有她每天五颜六色的服装搭配,在偏爱深色的法国人中也总是格外扎眼。

仅仅是出门买个面包,艾米丽也会因为“pain au chocolat”(巧克力面包)的阴阳性表述错误,被店老板说教一番。在工作中,她又因不懂法国人的社交礼仪和习惯,频频被上司和同事挖苦。

好在不久后,艾米丽与邻居加百利和其女友卡密尔的关系逐渐变得亲密,还偶然在公园结识了有相同困境的华裔美国人明迪,成为了好闺蜜。虽然西尔维仍对艾米丽持有不少偏见,但她的勤奋也为她赢得了业绩上的好评。

艾米丽的巴黎生活终于渐入佳境。但紧接着,一个法式ménage à trois(三人姘居)的狗血剧本又落到了她手中。

在第一季末,艾米丽和加百利在确认心意后火速发生了关系。艾米丽本以为加百利即将搬出巴黎,那一夜也许是最后一次见面。

但没想到,刚和卡密尔分手的加百利却因为餐馆得到一笔投资,选择了留下。同时,卡密尔对艾米丽和加百利的关系毫不知情,并一直沉浸在分手的痛苦中,频频向艾米丽诉苦。

就这样,三个人的友情开始变得微妙。第二季顺理成章地就三人关系进一步展开讨论。

本季的前半部分依旧围绕着艾米丽在法国工作上出现的一些问题,探讨美法的文化差异,比如艾米丽在周末和节假日也还在工作并且打扰同事,这些在法国是违法行为。

同时,艾米丽也有一些在感情生活方面的苦恼。她一直在隐瞒与加百利的关系,并试图让消沉的卡密尔和加百利重归于好。

爆发点出现在一场生日派对上。卡密尔在寿星艾米丽家中发现了一口刻有加百利名字的平底锅,卡密尔明白这个锅对于自己男友的意义,顿时醍醐灌顶。

于是在举杯祝福的时候,卡密尔化身法国“南湘”,在这个华丽的夜晚,撕开了塑料姐妹情的真面目:“敬我们的女主人艾米丽,她确实在巴黎犯了很多错误,她假装是我的朋友却和我的男朋友有一腿。”

这段仿佛是《小时代》经典桥段的重现。法国“南湘”就差将香槟泼在了美国“顾里”的头上,再送上一句“发烂!发臭!”的人生祝福了。

本以为此后会出现一些惊喜戏码,但第二季的后半段就像是一艘在塞纳河上漫无目的漂浮的船只。本是三个人的闹剧,却又成了两个女生的较量,加百利直接隐身,看下来食之无味。

法语课友阿尔菲的出现,虽然给了艾米丽一个台阶,让她得以逃离那段已经变味的暧昧关系。但除了与阿尔菲半生不熟的浪漫之外,他们的感情进展也没有太多实质内容。

有不少人说,没想到2020年了,美国人还在拍想象中的巴黎,到底是因为巴黎的魅力太大还是美国人的一片痴心?

在号称“美版知乎”的Quora上也有人问:为何美国人对巴黎爱得如此深沉?

赞成数最多的回答写道:“美国人似乎痴迷于巴黎,实际上他们痴迷的是外界营造出的对巴黎的想象。好莱坞也利用巴黎的声望和艺术圣地来构造这座城市的形象——渴望浪漫的国际灯塔。

他们认为:你应该在某个时候去巴黎,不经意地坠入爱河,被抛弃,然后让你的眼泪从新桥上的一个孤独的栖息处滴入塞纳河。”

《巴黎》、《午夜巴黎》、《巴黎,我爱你》、《巴黎两日情》……在好莱坞电影中,光是名字中带“巴黎”的作品就数不胜数,题材也无非是喜剧或爱情。《艾米丽在巴黎》同样也没能走出这个圈。

的确,巴黎随处可见的百年历史法式建筑、街角精致的咖啡馆、Boulangerie(面包房)里飘出的法棍和可颂的香味足以让人为它驻足。

无论是在埃菲尔铁塔下、塞纳河畔或是哪个不知名小街里,都可以看到热爱生活与艺术的法国人唱歌、画画、阅读。

要说巴黎不吸引人,这有违良心。但影视作品的美好放在现实中,总要打几分折扣。只是这个折扣在巴黎,可能还要多打几分。

走在石板路上别光顾着看景,还需要提防无处不在的小偷和在某处随地小便的流浪汉。

当然,如Quora的答主所说,人们其实喜欢的是对“巴黎”营造的美好想象。因为即使知道它有很多瑕疵,人们还是愿意为美好的那部分买单。

《艾米丽在巴黎》也正是抓住了这点,用美国人的视角重温巴黎的美好,并且还撞上了一个好时机。

在2020年第一季播出时,美国正处疫情暴发期。在被频繁的封禁压得喘不过气时,剧里却还原了一个没有口罩、能够自由出行、生活一切正常的巴黎,这的确能给人一种呼吸感和逃离感。

同时,该剧“反深度”“反层次”的脑残剧情所带来的虚空,似乎也是在告诉观众:别太在意我在演什么,分心一下也没事,生活已经这么难了,大家就看看美人美景,乐呵一下吧。

我15岁时曾在法国读高中,并且和艾米丽一样,我在出国前对法国的了解也仅停留在埃菲尔铁塔、卢浮宫等旅游景点上,一句法语都不会说。但与艾米丽不同的是,我没有她那般自信、开朗,英语也只是马马虎虎。

虽然15岁的高中生和20多岁的职场精英在阅历上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,但论在法国生活的碰壁次数,我可能比艾米丽还要多。

高二上学期时,我的地理兼历史老师(没错,一个老师教两门课)和艾米丽的老板西尔维的行事方式几乎如出一辙。

第一节课前我告诉他自己不会说法语,正在学习。他却很鄙夷地看着我,讥讽道:“不会法语来法国干什么?”

当时我并没有艾米丽的勇气反击,只能说一声抱歉后,乖乖坐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。在此后的几个月里,他无视了我的存在,也完全不和我沟通,甚至在考试时也不会给我发试卷。

现在的我回想起来,可能觉得一切都云淡风轻了,但当时的我,更多的是在怨恨自己怎么没有学好法语就来,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感到无助和难过。

很多人都吐槽艾米丽在法国工作、生活,法语却一点没长进,都是身边人在迁就着她。殊不知,搬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开始新的生活,已经需要莫大的勇气。

艾米丽能在面临语言、文化和生活习惯的碰撞及困难时,依旧保持乐观、坚持画着精致的妆容、穿着他人不理解的“华服”上班,这些勇敢已经足以让我为她鼓掌。

另外,值得肯定的是,第二季不再是艾米丽一个人的独角秀,配角戏份的增多也给俗套的剧情增添了一些幽默。

除了继续在抨击刻板印象上大做文章外,本季也多了对情感的刻画,不论是友情上的难题,还是新恋情的火花,都得到了一定的诠释。

但可惜的是,看第一部兴许还有一点新鲜劲,但第二部还走相同的路线,就开始有些审美疲劳了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Related Post